首页 >> 昆明北正坊

一分快三计划网: 第二十九章 这谁顶得住啊(求推荐票)

【文学楼】欢迎您牢记域名:,方便下次阅读小说《》最新章节...“闹?”“对,闹。 ”正戴肯定道:“阿斯玛刚才说了,归还善待战死者遗体是规则,可惜很少有人遵守。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砂忍村为获取更大的利益,大概率随身带来了四叶叔叔的遗体。

而我们在第二次忍界大战可是获胜方,他们这么过分就说不过去了吧。

”“废话。 ”御手洗御影哼道:“他们根本不承认,坚持二叔的遗体没被砂忍村获取,我们还能对他们进行搜身不成?主动挑起战争吗?”“是,他们不承认,想来火影大人也不可能承认砂忍村的傀儡小队是被大蛇丸大人全灭的,换成是我我都会推脱给沙尘暴。

既然双方都不承认,那只要让砂忍村先承认,我们就占了上风。 ”红豆思索着点头:“怎么做?”正戴看她一眼,笑道:“给你个艰巨的任务,一哭二闹三上吊。

”“……哈?上吊?”“嗯,你这样……”五分钟后,红豆、阿斯玛、御手洗御影、红排队懵逼。 “……能行吗?就这样,真的能成功?他们会说出来?”“怎么不行,你才五岁,父亲牺牲,‘偶然听说’父亲遗体在砂忍村忍者那里,去闹一闹不正常?至于能不能成功,试试看就知道了。 砂忍村上忍罗砂说漏嘴的可能性确实不大,但那三个下忍,说不定就有一个好忽悠的呢?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不行?反正又没损失。

”红豆嗫嚅:“有点道理。

”御手洗御影嘴角抽了抽:“我们还是回家找父亲他们商量下吧。 ”“我倒觉得正戴的办法…可行。

”阿斯玛忽然道。

红也轻轻点了点头。

红豆神色一定:“那我就去闹一次!不成再想其它办法!”正戴理了理刘海:“既然如此,商量一下细节吧,首先要防备最坏的一种可能,砂忍村上忍罗砂恼羞成怒,直接对我们出手。 ”“唔,这交给我。 ”阿斯玛道。 几人看了看他,纷纷点头。 “第二,那三个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很可能会拦我们,知道他们的具体情报吗?”正戴又道。

御手洗御影摇头:“只知道是一女两男,大概都十二三岁。 不用担心他们,如果他们敢拦,我对付两个,你们挡住一个就行。

”宝贝儿,你没说要一挑三,我可真是为你的自知之明而高兴。 正戴腹诽,道:“保险点吧,再找两个热心的同学,带土和…凯?”“不用。

”御手洗御影不满地看向正戴:“我已经执行过三个B级任务,区区几个下忍,即使和我实力相近,也绝不会是我的对手!”正戴挑眉,含沙射影?执行过B级任务,就是见过血呗?跟谁没见过似的。

他也不再多劝,阿斯玛差不多有下忍实力,红虽稍差点,但加上自己和御手洗御影,对上三个来参加中忍考核的下忍,稳赢。 “那我们就分头准备?”“嗯!”……与此同时,砂忍村驻地。

罗砂正襟跪坐,脸色严肃。 他对面,三个来参加中忍考试的砂忍村下忍跪坐一排。

中间的女孩约十一二岁,一身与红豆近似的紧身劲装,墨绿色的秀发,头上扎了个头包,两道被染成橘黄色的刘海从眉旁垂下,面孔精致,嘴唇紧抿,似极力忍耐着。 半晌,她轻吐口气,道:“罗砂大人,我还是觉得利用木叶忍者的尸身当做谈判筹码有些……卑鄙。 不如先行表示我们的诚意?相信木叶村会给我们村子一个交代的。 ”罗砂抬眼扫她一眼:“天真,你们可知道三代火影如何说?我们村子的精锐,居然全灭于沙尘暴?!”“可是大人,忍者守则中……”“不必多言!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你这次来木叶村的任务只有一个,安心修行,在十月份的联合中忍考试中夺得头名!”“……是!”女孩不情愿地垂首。 ……下午三点,砂忍村驻地附近,正戴等五人再度集合。

看看红豆绑在手腕的黑布,和御手洗御影腰上缠的白腰带,正戴问:“都准备好了?可别掉链子。

”“我那边可以了。 ”阿斯玛道。

“我也可以。 ”红豆道。 御手洗御影犹豫了下:“我……”“就知道你不行。 这样,给你换个立场,你别哭了,怒吧,愤怒地上门讨要四叶叔叔的遗体,这总能做到吧?”正戴提议道。 “哼,当然可以。 ”“好,红豆,预备……开哭!”红豆怔了下,酝酿了两秒,三秒,四五六七八秒……“哎呀!我是很难过,可你这么说谁能哭出来!”正戴摸出两片圆葱给她。

半分钟后,红豆双眸淌出两行清泪,哽咽道:“出发!”火影办公室。

三代火影盯着他的水晶球看了半天,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摇了摇头:“小家伙还挺有主意。 ”他抬起头,对身前人道:“阿斯玛找你保驾护航,你就去吧。 带上闲丸一起,别弄出大乱子。 ”对面暗部装扮的男子颇有些意外:“您觉得阿斯玛他们能成功?”“嗯……至少不会失败。 ”……砂忍村驻地内,橘黄色刘海女孩神色郁郁,有一下没一下的练习结印,身周的空气炙热灼人,让两名下忍少年躲了她十几米远。 忽然间,夹杂哭声的嘈杂声音从驻地外传至,她稍稍蹙眉,没太在意,其中一个少年则前去查探。

“闪开!”伴随叫嚷和嘭的一声,她看到开门查探情况的同伴竟然遭到了攻击,倒飞而起摔落在地,随后一个腰上系着白腰带的少年闯了进来。

竟有人敢闯砂忍村驻地?戴着护额,是木叶忍者?怎么会?疑惑一闪而过,她身形也一闪而去!瞬间击倒一个下忍,虽然是占了先机,打了他个出其不意,御手洗御影还是有些得意洋洋。 见一模样精致的女孩冲来,他也不怜香惜玉,直接挥拳攻击。

‘说一对二说少了,就这种水准的,我一个人就能全部……呃!’噗!!御手洗御影双目圆睁,捂腹栽倒,橘黄色刘海女孩直身收肘,喝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一只脚迈进门槛的红豆哭得结巴了下,中忍的堂哥被、被秒杀?“呜,我、我们、我们……”“来讨还四叶叔叔遗体!”正戴头疼地侧身站出,直面橘黄色刘海女孩,心里骂开了,就说再叫俩人吧?好好的计划弄出这么大意外,这还能进得去吗?还做过三次B级任务,你没死在任务里,真是老天保佑!“居然是灼遁叶仓,这谁顶得住啊……”()。

标签:昆明北正坊,日本乡村插画,头疗前景分析